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海明

 
 
 

日志

 
 

师法天趣,境远意幽  

2014-05-04 14:49:07|  分类: 书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法天趣,境远意幽 - 初雪 - 徐海明

 

 

 

师法天趣,境远意幽

——品李稼夫先生人物画

作者:徐海明

大凡国画作品可称之为逸品者,无不师法天趣,境远而意幽。

初次邂逅李稼夫先生的作品是在朋友的一个画廊里:一张清淡古朴的仕女图。画中女子娇柔如二月垂柳,轻轻倚靠在栏杆上若有所思,心神早已不知去向。整幅画面宁静里渗透着几丝神动。观画良久,我仿佛听到了远处潺潺水流和稀疏的鸟鸣。与白石老人的《蛙声十里出山泉》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知不觉中我已深陷这画中不能自拔,朋友走到我身旁说:“这是济南知名人物画大师李稼夫先生的作品。”我想能够画出这样意境幽远的作品的人必是不凡之人。

后来终于得幸认识李稼夫先生并与之相交多年,对其作品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从唐代开始,张彦远就提出了“书画异名而同体”,“同源而异流”的观点。以书入画似乎早已成为中国画画家不谋而合的做法。书法是一种以线条及墨色变化来呈现中国汉字字形及篇幅之美艺术创作形式,书法对线条的质量要求很高,而中国画,尤以中国人物画的主要语言就是线条,书法艺术里的线条运用到中国人物画中可使画面呈现出别样的趣味。师法天趣,境远意幽 - 初雪 - 徐海明

李稼夫先生深谙书法对绘画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数十年如一日浸淫于书法研习之中,李稼夫先生在书法上所付之功要远大于绘画。书法上的功底使李稼夫先生对线条的运用得心应手,一条条深浅枯润的墨线宛如龙蛇游走于宣纸之上。稼夫先生所绘之线条或如大刀阔斧横批直切得干净利落,或如溪流曲水的蜿蜒顺畅,又如老树枯藤般韧而不硬。这一笔一划之间无一不表现出稼夫先生对自然造化的理解。

同样的一个人物,同样的一根线条,从不同画家笔下流出,所呈现的必是不同的气韵。然而,这些气韵正是靠一根根形态各异、墨色不一的线条所支撑。如果说线条是人物画的筋骨,气韵则是人物画的血肉,如果一幅画里缺少筋骨会使画面绵软而缺少张力,如果画面里尽失气韵,则画面生硬而缺少活力。稼夫先生人物画可谓是血肉与筋骨相得益彰,气而不软,力而不硬。因而他的作品更能引人入胜。

李稼夫先生古人物画多以经史典故或诗境入画,没有较高的个人修为虽可观稼夫先生之作,或把画中所言之故事早已烂熟于心,却不可体悟画中人之心境,难解稼夫先生画外之言。自古中国多出高士,常隐匿于深山老林或躬耕于田亩之中,不慕虚名、不慕荣华,信笔涂鸦几枝修竹,抬手抚一曲广陵散,全出于自己的一番心境。李稼夫先生尤为钟爱于此类人物,《怀素书蕉图》《梅妻鹤子》《松下对弈图》等等,都是李稼夫先生的精品力作。

在李稼夫先生的一幅《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诗意图中,一位老者盘坐于高山之顶,背对一棵苍劲老松,手抚一曲古调,其音悠悠然,回荡于空寂的山涧之中,除了抚琴老者,没有一个观众,老者的髯须随音而起,衣带飘逸。弹到入情之处,老者竟无法弹奏下去,或许只有老者身后的那棵老松才听得懂老者的琴音,可是毕竟老松无口可言。画面中远处的山峰与老者抚琴的石台相呼应,古松与老者相对比使整幅画面渗透出凄凉却不失高远的意境。

倘若没有抚琴老者的这般心境难画出这种作品,李稼夫先生正如这画中的抚琴老者一样抚弄着自己的笔墨,把自己的心志流于笔下。如今,许多媚俗不堪的作品充斥着书画市场,只有那些真正有修养之士才能读懂稼夫先生所画的这般淡雅古朴而又意境幽远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