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海明

 
 
 

日志

 
 

运河走过  

2014-05-21 11:34:1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要说的运河并不是从北京到杭州这一条完整的运河,她太长了,我没法识得她的全貌,说也说不完,我要说的只是她的母体上的一个细胞。当然,我要说的运河并不单指这条河,而是与这条河有关的一些人,一些事,一方土地,我就是从运河的这个细胞成长起来的。

小时候,我对运河没有任何概念,母亲也很少带我去那里看看,在我眼里,运河总是那么遥远而又神秘。我有一个表哥,他是土生土长的运河人,家里养了一队船。那时候台儿庄人通过这些船把黄灿灿的麦子和黑黝黝的煤炭运到杭州或者其他地方,再从别处运来钢材或其他物品,一次出航少则十天半月,多则数月,在这段时间里他们的日子就要在船上度过了。这些运河人没有家,倘若非要给他们安个家,运河就算他们的家吧。因为表哥还小,总得去学校学点东西,所以表舅就把表哥寄养在我们家,表哥喜欢给我讲各种各样的关于运河的故事,我总是很羡慕他,他多次承诺要带我去他们的船上看看,母亲只是答应着,却从没带我去看过。直到表舅那边经营不景气,把船卖掉我也没机会去表哥家的船上看看。我不知道船上的人都在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他们会不会天天靠吃钓来的鱼为生,那样一定美极了。表哥只是说在船上没有伙伴,他每天只能坐在船板上跟水面说话,跟小狗说话,时间长了,连小狗也不愿跟他说话了,他就不愿再跟着父母出航了。我并不觉得表哥说的话是对的。如果能整天在船舱里跑上跑下,跟小狗玩捉迷藏或坐在船板上看水浪翻滚、看日出日落一定很有意思。他一定是不愿我去看他的船才这样说。

很长一段时间里,运河就在我生活中流淌着,我没有刻意去关注过它,但是我知道它一直存在那里,并不会因为我的关注而流得更远,也不会因为我不去关注而停止流淌。运河对我而言太大了,我只能去看看。母亲说运河里淹死过很多人,不让我去那里。有一次,我偷偷跑出去,我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去看看运河。我并不知道运河在哪,只记得大人们一说去新大桥就往南走,运河大概就在南边吧。反正运河很长,一直往南走总会碰上的。我没敢去想运河到底有多远,或许十里,二十里,也有可能一百里,我不知道一百里是多远的距离,我要走多久,总之走到天黑我就回来。那天我走了很久,是我长到8岁以来走得最长的一段路,一路上我看到了很多之前没见过的东西,我总要走近了看个清楚。虽然之前母亲也带我去过很远的地方,比如外婆家,可是并没有这些发现。最后,我还是看到了一条很宽很宽的河,我想那一定就是运河了,河面上横跨着两座桥,远处的那座桥面比较平整,桥底下有很多水泥桥墩支撑着。我脚下的这座桥高高地拱起,以致于我不敢走到它的顶端,怕摔下来。我站在桥底下向远处望去,平静的河道上一队队船满载着各种货物不急不慢地从我脚底驶过,这一程又要走多久?像表哥说的一个月或者几个月?他们这一趟得走几个一百里?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人这一辈子要走多少个一百里才会停下来,更想不出运河要流过几个一百里甚至一千里才能到达它的终点。

后来长大一些,从我家到运河的这条路走得多了也就不觉远了,也是多年以后才知道其实运河离我家的距离不过是数里,长大以后,我的脚步也跟着长,即使步行,半个小时也就到了。我曾去过杭州,坐火车也就十几个小时就到了,我也去过很多比杭州更远的地方,我也并不觉得有多远,可是运河这一生究竟走过多少个一百里和一千里我仍然不敢想象。或许就像庄子之言:“此小大之辨也”。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