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海明

 
 
 

日志

 
 

一截之命  

2014-05-17 13:48: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前几日一早接到老家时培京先生的约稿电话,命我以“柳”和“运河”为主题为《天下第一庄》杂志撰写两篇稿子,继曹诏亮主席所创《运河》之后,这已是第二本家乡的刊物,希望家乡的文学事业能够繁荣昌盛,再走出几个贺敬之。接此通知,不敢懈怠,遂成此文。


一截之命

 

想来家乡的柳树也早已发芽了,生活在济南这座忙碌的城堡里,我不得不养成了对春后知后觉的习惯,只有大明湖才会告诉你这一切已经发生。然而,在台儿庄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随便走过一条河,一个田间,甚至是任意一条乡里小道上,你都不难发现一棵发芽的柳树,或一股春风。

我们得知春的到来总是通过柳。在乡村里,柳树随处可见,年轻的柳树娇柔的腰杆做不了栋梁之材,而年迈体衰的老柳干瘪粗糙的柳腰又总是坑坑洼洼的,这个卖相使人对柳树总是弃之不顾,没有人会在意路边的一棵柳树是从什么年月生长起来的,或许这棵柳树也不记得自己的年轮了;也没有人知道这么一棵柳树最初是出自谁手,或者出于什么目的栽下了这棵柳树,甚至有诗人写道:“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柳树啊!你究竟是多么不重要?哪一家没了老人,会砍下一棵刚成长起来,尚不知人情冷暖的小柳树,搓掉上边的斑纹,糊上白纸条,用来祭奠死者,以表达孝子对逝者的哀悼。或是哪家调皮的孩子,撅断一根或者几根刚发芽的,嫩绿嫩绿的柳枝,或编成草帽,或搓成一管柳笛,那笛音清脆悠扬,刺痛心扉,谁能说那不是柳树的一滴泪呢?只不过天真的孩子不懂这些忧伤罢了。

柳树的青春总是那么短暂,来得匆匆,去得着急。不给你留下细细品味的时间,待到你想去珍惜它的时候,它早已悄然离去。于是,敏感的诗人们总要在这风和日丽的春天里,在柳絮纷飞的季节里悲时伤春,他们太眷恋这人间二月天了,“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江河万里,流得完这一江春愁吗?其实该去伤怀的不该是诗人,这柳树的青春就在春风飘过的一瞬间已然燃烧殆尽,它还要花上接近一年的时间去汲取养料,为下一次绽放做准备,谁又能从这短暂的光阴里读懂柳树这一年积累的故事呢?

在我小的时候,曾经有一次我看到有人把一截截柳枝插在地头,父亲告诉我,把柳枝插进地里,等柳枝长成锨杆粗的时候就成了篱杖,这种篱杖风吹不倒,羊钻不进。我对这结实的篱杖并不感兴趣,我只是希望能在自家的院子里也种上一棵柳树,等它长大之后,我可以爬到树上乘凉,也可以折下柳枝编草帽,我抱着这个心愿偷偷折了一截比我拇指粗的柳枝,偷偷藏在口袋里,我想这枝柳条比那个人的粗,应该能快点长成大柳树吧。回到家我学着大人的模样把这截柳枝插在井边,并浇了许多水,尽管我的做法有些多于,我只是希望它能多喝点水,长得快些。每天醒来,我的第一件事总是要看看那截柳枝是不是已经长成了一棵大柳树,一段时间之后,那截柳枝确实发出了新芽,我欣喜若狂,看着那小小的芽儿一点一点地鼓出来,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我想用不了多久这截柳枝就能长成柳树了。

没过多久,我从门口的垃圾堆里发现了我的那棵柳树的尸体,虽然我并没给它取一个好听的名字,或许在别人眼里每一棵柳树都是一样的,可是我分明认得这就是我的那棵柳树,我甚至于清楚地记得它的哪一根芽是在哪一天长出来的。如今,它梢头上新长的嫩芽已然黯淡,乳白色的根芽也早已干瘪。我冲进院子里对母亲大吼:“你把我的柳树弄死了!”我不知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竟嚎啕大哭起来。母亲一副无辜的样子:“要那个有什么用,满地里都是,想要的话明天再去撅。”我知道母亲只是用大人骗小孩的一贯做法在骗我,明天母亲并不会再去管我的那棵柳树,而且似乎千万棵柳树也弥补不了我的那一棵没有名字,尚未长大的柳树了。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把母亲当成自己的仇人,甚至仇视所有的大人,他们可以不在乎孩子的一些古怪的想法,也可以随意践踏我的柳树。一棵柳树死掉之后还会再长出一棵,可是我的那一棵早已埋葬在我童年幼小的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