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海明

 
 
 

日志

 
 

长篇小说《浪迹天涯》第五章(原创)  

2012-01-26 02:44:30|  分类: 《浪迹天涯》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陆遥离开公司,苏静文变得整天魂不守舍的,她不知道要去哪儿寻找陆遥。她攥着那封辞职信,手心里都捏出了汗,她不知道上帝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她。她的生活总是多灾多难,尽管古人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可是她不需要谁给她降什么大任,她也不怕苦心志、劳筋骨、饿体肤。和大多数中国百姓所追求的一样,她只是想踏踏实实地生活。尽管她在美国留过洋,她的生活习性和人生观不异于任何一个中国人。苏静文看着陆遥的求职简历和辞职信,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然后“狡猾”地笑了一下。也不管是不是要忙着工作就跑到了人才市场,把陆遥的简历留给了工作人员,说:“如果这个人过来应聘你务必要想办法把他留下来,然后赶紧通知我。”守株待兔,的确不失为一妙计。苏静文了解陆遥,她知道陆遥肯定不愿意离开深圳,他还会去找其他工作。

自从陆遥离开苏静文之后,日子过得是想象中的一日不如一日。此刻他才体会到苏静文的良苦用心,如果不是苏静文可怜她她怎么可能会有今天,说不定早就在深圳呆不下去了。其实,说句心里话,陆遥还有点想念苏静文,尽管苏静文已经年近四十,苏静文还是有她的可爱之处,比起李凡,陆遥还从未这般思念过李凡,他只是觉得自己对不起李凡,偶尔想起了他的那个四分五裂的家,才会有对李凡的隐隐的歉意,他从没跟别人提起过这事,这是他心底的一道疤,陆遥是个要强、爱面子的人,他不会让任何人看到他的这道疤,那将会是他这一生的耻辱。还好陆遥即使采取了补救的措施,跟李凡离婚了,也不知道李凡现在有没有找到她的新欢,也不知道李凡还恨不恨他,即使恨他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是自己耽误了人家一生的幸福,在农村,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被丈夫抛弃更丢人的呢,何况是刚结婚的。陆遥是幸福的,除了母亲,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女人关心过他,可是他带给她们的却只有伤害。生活就是这样,不是伤害别人就是被别人所伤害,能有什么办法呢?他也是迫于无奈才跟李凡结婚的,如果他不跟李凡结婚母亲就寻死觅活的,也难为了母亲,在农村,一个三十岁未结婚未生育的男人脸上多么无光,不管你在外边混得多体面,也不抵这光棍一条。可是陆遥是老鹰,老鹰的世界在远方,哪里会是这龙井村啊!这样一个建立在父母逼迫之下的家庭缺少感情的滋润,日子久了能不烦腻吗?陆遥跟李凡离婚也是形势使然,爱或不爱是容不得你去选择。到了现在,陆遥接受苏静文的帮助也是生活所迫。他也想着好好学习,尽可能多地帮助苏静文,以弥补苏静文对他的照顾,如今他离开了苏静文,他不想因为他而给苏静文留下背后的骂名,他心疼这个可爱的女人。他知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个道理,别管他们清不清白他得让那些人住口,他自己一个爷们儿到是没什么,可是苏静文毕竟是一介女流,对这方面的声誉看得相当重,他不能让苏静文承受那么大的舆论压力。事情的解决办法也只有他离开苏静文。反正他本就没资格来这里工作,现在离开也避免苏静文的尴尬。

可是他离开苏静文又能到哪儿去呢?在苏静文那里工作了几个月之后,除了撇下了几千块钱之外,他现在依然是孑然一身,没人会愿意要他。好在陆遥来深圳的这几个月除了在苏静文那里工作之外也没闲着,毕竟苏静文那里不是个长久的办法,他还有更大的世界要去,他离开龙井村的目的就是要见见更多的世界。他不工作的时间就四处寻摸着有什么生意可做,他看出来了,哪家公司都不愿意要一个初中毕业生,能帮他赚大钱的也只有自己做点小生意。单凭他手头的那几千块钱,如果想租一个店面是远不够的,以前上班的时候他瞧见天桥上经常会有卖些零碎商品的小摊贩,他曾做过调查,一个月算下来也能赚个四五千块钱,不比他开车赚钱少。于是他想办法说通一个小摊贩带他一起去进货,然后就在这个行当上立足了。陆遥手头宽裕之后,想想家里的父母已经上了年纪,而自己又不能在身边伺候着,他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以后每个月他都要从自己赚来的钱里扣掉一些寄给父母,当然钱都是匿名寄过去的,他不想让父母知道他在哪儿。

陆遥离开苏静文之后,苏静文过得也未必比他好多少。当然,苏静文不必每天为生计而发愁,可是生活也没了动力,工作也没了精神,每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女强人了,这段时间她憔悴了好多。再强大的人也会有自己的弱点,想必这就是苏静文的弱点。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了,决定找她的好姐妹林思萍聊聊,她不再回避这个敏感的话题了。

“你相不相信女人还有第二春?”

“怎么?你对那个小伙子展开攻势了?还说你们没什么,我还不了解你吗?口是心非。咱们女人一辈子不容易,尤其是你,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喜欢什么就要大胆地去拿,别顾虑太多,自己活得滋润才是真的,何必要在意别人的看法。”林思萍简直说道她的心坎上了,她很赞成林思萍的这番话,只是她以前不敢这样想罢了。这就是她跟林思萍的不同,她虽然在工作方面做事相当有魄力,至于她的情感生活简直是一塌糊涂。她没有林思萍能放得开,总是前怕狼,后怕虎。在她经历了一段失败的婚姻生活之后,她对婚姻的渴望和恐惧也逐日增强。她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继续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她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值得她去信任的男人。第一段婚姻她跌得太惨了。如果不是陆遥走进了她的世界,她本想着就这样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就这样终了此生的。陆遥重新唤醒了她的少女情怀,也和其他的小姑娘一样,她也希望能够挽着她的白马王子的臂膀走上婚姻的殿堂,尽管她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这对她而言仍然是新鲜而具有诱惑力的。

苏静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思萍,你说得没错,咱们女人家不容易,要对得起自己,哪怕陆遥又是一个火坑我也要往里边跳,谁让女人天生就离不开男人呢?如果真是那样,只能说这就是我的命,我认了。我不信命,可是除了拿命来安慰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既然你想通了,那就把陆遥找回来吧,别管成不成都要试试。”

“能找的我都找了,深圳这么大,我去哪儿找呢?何况他也未必就在深圳。随缘吧!如果真有缘,他还会再出现,如果缘分就这些,我还是继续过我这人间地狱的日子吧!”此刻的苏静文似乎比前段时间清醒了许多,从表面看来,她确实从陆遥的痛苦中走了出来。这一次她们都没怎么喝酒,这是惟一一次她们在这儿没有人喝醉就回去了。回到家之后,苏静文躺在沙发上,回忆着她跟陆遥在一起的每一秒,那是多么温馨而又和谐。她想起了那张床,那是她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地方,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快她们就在萌芽中结束了。她嘴里一遍又一遍地叫着陆遥的名字,不知不觉她就睡着了。

这一夜,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她梦到陆遥又偷偷回来找她,从她背后调皮地抱住她,后来她们有了自己的孩子,陆遥经常开着车,带着她和孩子一起出去度假。这是多么温馨的一个梦!等她被闹钟吵醒才发现,怀里抱着的枕头已被她哭湿了一片。她多想就这样梦着,别再醒来,可是即便是一个梦,对于他而言也都是奢望。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感觉浑身疼痛、发软,她走进浴室冲了个澡,人显得精神点了,又随便弄了点吃的,就去公司了。一个公司的人还要指望她吃饭呢,她不能垮掉。

她坐在办公室里实在没有心思去管这一烂摊子的事儿,就叫秘书给她冲了杯咖啡,刚喝下两口电话铃就响了。原来是人才市场打来的,苏静文立刻就来了精神,嘴角也笑开了,眉头也舒展开了,那个漂亮又有魅力的苏静文又回来了。她从包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化妆品匆匆妆扮了一番就往人才市场赶去。一路上她也顾不上安全,把车开得飞快。

原来陆遥的那个小摊子干不下去了。最近市长抓市容市貌的整顿工作,天桥上或者天桥下都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了,这些摆摊的人也只好改行去找别的工作了。陆遥也只好来到人才市场碰碰运气,他并不知道苏静文已经在这儿堵着他了。人才市场的工作人员按照苏静文的交代,先借口说有一家公司愿意要他,不过老板在开会,过会就来这里,让他在这等一会。从这一点,我们不得不佩服苏静文的聪明才智。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