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海明

 
 
 

日志

 
 

长篇小说《浪迹天涯》第四章(原创)  

2012-01-25 02:22:47|  分类: 《浪迹天涯》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人才市场呆了一会儿他感觉肚子有点饿,这才想起来他还没吃午饭,看看表已经下午两点半了。他站起身来,打算先回明达哪里,然后从长计议。刚走出人才市场,他撞上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原来是上午丢包的那位女士。那个大姐叫住了陆遥,跟他搭讪。

“这么巧啊小兄弟!”

“哟!大姐,您来这儿干什么?”

这位女士上下打量了一番陆遥,看到了他胳膊下夹着的报纸和求职简历便问道:“小兄弟, 你是来找工作的吧?”没等陆遥回答,她便毫不客气而又不失礼貌地从陆遥手里把那份求职简历拿了过来,陆遥还没反应过来,意外地把手一缩。女士熟练地翻了翻简历,她翻简历的动作甚是专业,胜于人才市场的工作人员。“小兄弟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来姐姐这里吧!”她的语气不带有丝毫的商量的余地,也不会让对方感觉到不舒服,反而是一种温暖的不留余地。女士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了解人才市场的情况,深知单凭陆遥的这份简历是很难在深圳找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他确信没有人会给陆遥比她更好的待遇了。

“那怎么行,我刚才已经投过几次简历了,我心里有数,凭我的这学历是没有人愿意要我的,那么多大学生,我凭什么跟人家争呀!我知道姐姐是可怜我,但我不能误了姐姐的大事。”陆遥低声回答。他的这番话又深深地把自己的心刺伤。

“人家都说商人只认钱不认人,小兄弟你放心,姐姐是不会做赔钱的买卖。以后你就帮姐姐开车怎么样?我的驾驶技术不太好,不怕你笑话,经常被交警开罚单,而且有时还会耽误大生意。”其实这位女士的驾驶技术并没有这么糟,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不错的。“你没事的时候还可以帮我监监工、管管钱,小兄弟你人老实,我信得过你,交给别人我不放心。”陆遥不知道姐姐所说的监监工、管管钱用专业术语叫做总监和会计,需要专业的知识,他陆遥是做不了的。

陆遥没想到自己还能帮这位姐姐这么大的忙,既然有用当然不会是累赘,他也就把心放宽了,他傻傻地咧开了嘴对姐姐笑着。“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对了,还未请教姐姐芳名呢?”

“上午我不是给过你名片吗?”

“哦,我倒把这事给忘了,”陆遥边说边把名片掏出来,“我哪用过这东西,想不起来这玩意儿!”名片的是单面的,上面秀气地写着苏静文,陆遥把名字念出了声。

“回头姐姐也给你做一盒名片,这样你就能想起来了!”

“呵呵,姐姐,你取笑我,我一个开车的哪用得了什么名片。”

“谁说司机就不能有名片的?你的名片就交给姐姐吧,姐姐亲自给你设计,告诉你,姐姐在读大学的时候设计的会徽还得过奖呢!”本来苏静文是要在人才市场招两个部门经理的,他们说着话的功夫就离开了人才市场,苏静文也不打算再回去了,只好改日再来了,其实这活完全可以交给人力资源部来做,可是她放心不下,才亲自过来的。

第二天陆遥就去工作了,他每天的活很轻,只要他早晨开着车去把苏静文接到公司,晚上再送回家就行,如果需要去谈生意他就跟着苏静文开车,苏静文有两部车,一部是公司的奔驰商务车,一部是她私人的奥迪,为了让陆遥方便些,他让陆遥把她送回去之后就开车回到住的地方,这就为陆遥免除了挤公交之苦,陆遥对苏静文感激万分。苏静文每次谈生意不单让陆遥开车,而且在谈生意的时候还让陆遥旁听,其实苏静文在心底还盘算着一件更大的事情,她想教会陆遥做生意。这样陆遥不单能成为他的帮手,还能多赚点钱。

有一天下班之后,陆遥从车库把车取出之后,苏静文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谈点事情。”陆遥以为临时有一单生意要谈,他没有什么不乐意,姐姐待他很好,而且每次临时有事,苏静文都给他算加班。即使没有加班费陆遥也乐意为苏静文服务,反正他有大把的时间。陆遥按照苏静文说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好日子大饭店,酒店虽然不是很豪华,倒也别致干净,甚至还有几分温馨。他们走进了一间提前定好的包房里,这间包房并不像从前谈生意订得那么豪华气派,却比较特别。陆遥不知道这次要请的是一位什么样的客人,也不知道要谈什么样的一笔生意。他们坐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有位三十多岁模样的女士敲门进来了。陆遥去开门苏静文也没有站起来,继续喝她的咖啡。

“静文,您老人家今天怎么有空想起了我这个穷同学?!”

“行了,你就别寒碜我了,我这不给你送钱来了么。”

“还真有这么好的事?”

“你还信不过我吗?我啥时候把你忘过?”

“那倒也是。说说吧。”

“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弟弟陆遥。这位是我同学,深圳大学的教授林思萍”没等林思平反应过来,陆遥先把手深了过去,问候她。林思萍上下瞟了一眼陆遥,坏笑了一下,然后悄悄附在苏静文耳边小声地问她,“我怎么不知道你有个弟弟,怎么从没听你提过?”

“还能什么都让你知道,就不兴人家有点什么小秘密的?”

“说吧,今天是找我做媒还是给我送喜帖呢!”

“去你的,人家陆遥可是正经人,别拿人家开涮。我不是跟你说了是送钱吗?你们学校不是有那个函授大学吗?帮陆遥办一个本科证。要工商管理专业的。”原来林思萍除了授课还是深圳大学函授大学的负责人兼苏静文的老同学和好友。她们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来这家饭店聊天。

“就为这事?你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

“你这没良心的,亏我这么惦记着你,这不是想你了么。”苏静文边说边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玉吊坠,她把吊坠递给林思萍说,“朋友从法国带回来的,送了我俩,这枚是送给你。”

“哟呵!还是你知道疼我!这么漂亮!”林思萍对这枚吊坠喜欢得不得了,简直是爱不释手。“你的那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然后林思萍又附在苏静文的耳边笑着说,“包括做媒,这是赠送的!”苏静文一听这话抬手打了林思萍一下,嘴里骂道,“你这个调皮鬼,去你的,都一把年纪了,还跟个孩子似的!”说道“年纪”这个字眼,苏静文的心底一阵刺痛。是啊,她的青春已经不在了,毕竟今年她已经38岁了,虽然她很会保养,使她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可是她再也不能像小姑娘跟小伙子去约会,去谈恋爱了。谁会愿意要一个容颜大打折扣的半老徐娘作女朋友?虽然公司里曾经有过几个“慕名而来”的小伙子想追求她,但都被她给开除了,她看得出来那些人都是慕她的家产之名而来的,她要的是真感情,不是那种建立在金钱之上的玩物。

苏静文越想这些,心情越不痛快,她很努力地奋斗了一辈子,除了赚下了一座别墅,一辆名牌汽车,一个公司,和一个银行账户,她还赚下了什么?这些她都是为谁赚的。苏静文不是那种喜欢奢侈的人,她并不需要很多钱,哪怕是一份简单的工作,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一个温暖的家庭,就会令她很满足很满足。女人,尤其是像她这个年龄的女人对家和男人的依赖心里会特别重。她们像孩子一样,需要足够多的安全感来弥补自己空虚的生活。这种安全感如果不能从家庭这个角度来获得,她只有拼命赚钱,拼命赚钱,来麻痹自己。当她的钱越赚越多的时候,她对一个家,一个男人的需要程度就越深。这不完全是生理上的需求,尽管她年近四十,她的姿色还是有的,毕竟她曾经也是风靡校园的美人坯子,如果她仅是有生理上的需求,这绝不是什么难事。她不想背叛她的内心而把自己的身体出卖给性欲。相比陆遥,他是多么身在福中不知福,他有一个家庭,有一个妻子,有父母,可是他偏偏要抛妻弃子地漂泊他乡。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不一样。这是为什么?想得到的永远都很难得到,不感兴趣的却总是腻着你,这种分配法则是造物者的一个多大的谬误。

苏静文大口大口地咽着红酒,嘴里不说一句话,而且举杯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林思萍和陆遥都盯着她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林思萍问她,“怎么了?又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没关系!我陪你喝!”说着就举杯大口大口地喝着酒。陆遥看这情景不知所措,也跟着举起杯子大口大口地喝起来。林思萍看到陆遥呆傻的行为禁不住笑了出来,差一点呛到了。苏静文听到林思萍的笑声才停了下来,看到陆遥呆傻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其实这是苏静文跟林思萍的一种习惯,她们每当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就会把对方叫到这里来喝酒,彼此看到对方的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情,也不需要任何询问和劝说,只要跟着对方大口大口地喝酒就行,一直喝到罪,第二天早晨起来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继续去上班。陆遥并不知道她们的这个习俗,所以猛然遇到了这个习俗也就跟着入乡随俗了。

大概夜里一点多,她们俩终于喝醉了。陆遥先把林思萍送回家,然后就送苏静文回家。他把苏静文背进卧室,然后为苏静文烧了一壶开水,准备回去,苏静文一把拉住了陆遥说,“陪陪我,别走。”她的眼神里带着祈求。陆遥看到苏静文已经醉成了这样,也就留了下来照顾她。陆遥坐在床上。苏静文顾不上喝水,继续说着,“我一个女人,丈夫跟别人跑到美国去了,没儿没女,独在异乡,整天拼命地赚钱、工作,容易吗?每天那么累,都是为谁?为什么要这样?我只想有个家,有个依靠,有个男人可以把肩膀让我靠着,每天抱着我。我不要每天都赚钱赚钱……我不要!你懂吗?……”说着她就往陆遥的肩上靠过来,陆遥并未闪躲,他理解苏静文的不容易,理解苏静文的心情。一个女人家整天在外边闯荡,还要为这么大一个公司操心,着实不容易。但是他能给这个帮了他那么多的姐姐的也只有这双肩膀。

第二天,苏静文醒来之后,羞怯地对陆遥说:“不好意思,昨晚让你看笑话了。”

“没关系,昨晚并没怎么样,我能理解你。”这一句“我能理解”让苏静文非常感动,她的眼角都湿了。这么多年了,从没有人跟她说过这么一句话,她的这些不容易也只有林思萍多次听过。或许她的生活的另一个时期就要来了。

他们来到公司,还未走进去就听到里面议论着什么。他们就下意识地停在门外。只听员工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道:

“总经理跟她的那个司机陆遥好上了!”

“这还是什么新鲜事,不然她怎么会招一个司机进来,她从来不用司机的!”

“我昨晚还在好日子看到他们开了一个包房呢!总经理是从来不迟到的,看今天都这个点了还没来上班,而且陆遥也没来,不知道在哪儿鬼混着呢!”

……

……

苏静文尴尬地看着陆遥,对陆遥说:“兄弟你别介意啊!一会我开会批评他们。”

陆遥说:“没关系,不必了,这样影响不好,你毕竟是公司的老板。”

苏静文转身看看陆遥,然后咳嗽了一声,推门进去,陆遥也跟着走进去,瞬时间公司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跑到自己的位置上呆着。苏静文瞥了一眼这些员工然后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把门一甩,所有的员工都吓得抖了一下。

第二天苏静文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在办公桌上看到了一封辞职信。信是陆遥写的,昨晚就放好了,他打算不声不响地离开,他知道,如果当面跟苏静文说他要辞职,苏静文肯定不会答应。他今天早晨把苏静文送到公司,把车放好就离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