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海明

 
 
 

日志

 
 

长篇小说《浪迹天涯》第二章(原创)  

2012-01-22 03:20:18|  分类: 《浪迹天涯》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叔家里一共有两个弟弟,老大叫陆明达,比陆遥多读了几年中专,如今在深圳打工,比陆遥小三岁,干活和陆遥一样本分,能吃苦。老二叫陆明智,是老陆家几辈子出的那么一个所谓的人才——大学生,在济南读本科。此次陆遥打算去深圳寻的恰是陆明达,每次陆明达回家过年跟陆遥谈论到在外边的见识总能勾起他蠢蠢欲动的好奇心。其实比起龙井村的其他人,陆遥也算是见过些许世面的,早些年里他曾经为五叔开过车,外边的世界也没少跑,尽管如此,如今这个社会,发展得那么快,几年不出去了,他哪里跟得上潮流啊!以前的BP机都是个稀罕物,如今手机都不是那么新鲜了。在去深圳之前,他还是要给陆明达通个电话,也好让他有所准备。电话一打,陆明达自是没什么不乐意,那可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呀!虽然不是一个娘生的,到也没多少分别。

听说陆遥要来深圳工作,陆明达就开始张罗开了。发动了他这几年在深圳结识下的所有人脉帮堂哥先寻个工作。社会的发展,使得常年靠土地吃饭的农民们已经不满足于自家的那一亩三分地了。解决个温饱自然不是个问题,可是孩子上学的钱哪儿来?将来孩子结婚的钱哪儿来?平时还想为家里添置些大件儿,去哪筹到这些钱?如果单靠卖粮食,那几亩地产下的粮是经不起几番折腾的。于是,许多农民们,尤其是比较年轻些的,除了农忙和过节之外,大部分时间都飘在外边不愿意回来,总想着多挣下两毛钱给孩子买支笔,买件衣裳,中国父母的爱子心切是任何一个民族都比不了的。随着大批农民工涌入城市,加之大学毕业生一届多于一届,那些工作岗位早已摇摇欲坠了,活再多,应召的人总是更多。虽然看着人家在外面混得多好多好,只有在外面的人知道压力有多大。可是谁又愿意把这些带给故乡呢?看着父母亲殷切的脸和孩子灿烂的笑容,纵是受过千般苦也不值一提了,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招待好堂哥,陆明达破天荒地请了奢侈的两天“长假”,要知道,即使是得了重感冒他也没舍得为自己请过一次假。但这次不一样,他堂哥要来这边,在深圳堂哥人生地不熟的,他这个外乡人也得担起地主这个担子,好好尽一下地主之谊。一大早他就去超市买来了好酒、好菜,觉得不尽兴,又买了些生菜,打算自己亲自下厨做几道家乡特色菜,陆明达不仅工作做得好,他也做得一手好菜,这也是他一直引以为豪的。陆明达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他心里还是高兴不起来。昨晚上托的那几个人都没联系上合适的工作,要么是薪水低得不够吃用,要么就是堂哥的学历太低,人家不愿意要。这可不比家里方便,动一下就是钱,一天不劳动就没得吃,让他堂哥跟着他吃住倒也没什么,可是他毕竟也只是个打工的呀!他还要赚钱买房子,娶媳妇!长久下来他也撑不起,何况堂哥是个要面子的,也不会答应这样做。他开始后悔当初跟堂哥说这边的工作多好找,时代变了,他能怎么办啊?两年前找份工作的确不必像现在费这么大的周折。陆明达摇摇头,心想:算了,还是先顾眼前的吧。尽管火车十一点才到深圳,正好不在高峰期,他从住的地方去火车站用不了一个小时,九点多他就把一切收拾好往火车站赶去。他要为一切可能或不可能发生的意外做好准备,必须提前一个小时出发,不能让堂哥在那里等他。

去年春节陆明达在公司值班,没能回家过年,算起来陆明达将近两年没回家了。如今陆明达已经习惯了这种漂泊的日子,自从他十五岁开始就一直在外求学,毕业之后,他回到家里呆了半年。这半年里父母到处为他谋求职业,因为家里没什么背景,也没有多少积蓄,即便是他上学的花销也是从亲戚那里借来的,就是到了现在,也刚算把欠账还清,再者说,一个中专毕业生也算不上是什么稀罕人才,所以这件事到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什么工作都没有,只是家里边不忍心让他做太重的活,不然完全可以像陆遥那样,去求五叔为他在冷藏厂安排个活,五叔是冷藏厂的厂长,给他在厂子里安排个活不成问题。但是陆明达不像陆遥那样长得壮实,他那身体长得弱不禁风,一看就不是个力气活。有一天,陆明达一反寻常地手里捏着一封皱巴巴的信坐在父母的面前。他有什么话想对父母说,可是不知怎么开口。

“呃——爸,妈——有件事想跟你们商量。”陆明达略带一种试探性地语气跟父母说。

父亲不知道这儿子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跟父母直说。他还是淡淡地给儿子回了一个“嗯”字,算作是准了。

“呃——我想去深圳。”当陆明达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屋子里陷入了紧张、安静的气氛。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响声。“深圳?”或许四叔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而且陆家也没什么亲戚在那里,儿子毕竟才十八岁啊!他哪里放得下啊!虽然儿子已经在外边呆过三年了,可那毕竟是在学校啊!一所封闭式的学校里。话又说回来,如果不让儿子走他又能怎么样呢?他又没有能耐给儿子找一份正当工作,就连他自己也只是个建筑工人。如果此刻他把儿子留住了,儿子一辈子呆在家里也像自己这样没出息,不得埋怨他一辈子吗?四叔沉默了,他习惯性地从左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纸烟,熟练地在指甲上点了点,然后塞在嘴里,掏出火柴盒,划拉一根火柴,那烟头就明晃晃地出现一个红点。不多久,那一根纸烟便燃尽了,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烟雾。陆明达和母亲早就习惯了这一切,所以并不觉得呛。抽完一根纸烟,父亲额上的皱纹还在,他又抽出一根纸烟塞在嘴里,并没有立刻点燃。他把纸烟夹在两根手指间,微微咳了两声,“让我再想想。”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想什么,可是这么大的事,他不能立刻就给儿子一个答复。为了将来不让儿子后悔,也不让自己后悔,在他做出决定之前,必须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

到了夜里,父亲躺在床上也没有睡意。他靠在床头上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第二天一大早,父亲拿着一沓有新有旧的一百元钞票塞在儿子手里。“这两千块钱给你当路费,家里就这些钱,也没钱多给你。”那一沓钞票里,其中的十五张新币是父亲一大早卖粮食的钱,显然那钱是买主为了买粮新近从银行取的,另外的五张旧币是父亲和母亲余下的工资,已经在父亲的兜里装了很长时间了,不像卖粮的钱那样新。陆明达接过钱,抽出了五张递给父亲说,“这些够了,那五百你拿着花吧。”

“在外边要学着机灵点,不要谁的话都信,也不要想着去贪什么便宜,听说南方搞传销的挺多的,你可得要小心了。”

“你放心吧!我有同学在那边,能照顾我些。”其实父亲最不放心的就是这所谓的同学,他虽然没出过远门,但是从别人那里听说传销专门骗亲戚朋友和什么同学的。

果然不出父亲所料,深圳确实是个骗局。陆明达被老同学搅进了传销,好歹交了一千多块钱,被人家关了几天,还好他点子多,找借口偷偷逃了出来,可是他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了,况且他身上只剩下三十几块钱了,也不够一张车票钱。如果他回去了,把他被同学骗进去搞传销的事告诉父母,父母是绝对不会再同意他出来了,这样他这一辈子就算结束在龙井村了。陆家的男儿都是有血性的,打断了胳膊往袖子里掖也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他决定继续留在深圳发展。他盘算着,先找个短工干着,赚些钱来吃饭,然后再作长远的打算。这次陆明达算是幸运的,不久他就得到消息,一家国企在招聘工人。起初他并不知道那是一家国企,他对国企的概念也不是那么深,只是那家企业的待遇还算不错,而且自己的条件也大致符合,所以就去应聘了。因为他在学校里如外又学了点计算机,恰巧这家企业正需要这方面的人才,而且看着他也老实本分,就从七十多号人里把他留下了。既然找到了一份安稳的工作,陆明达在这座城市便也立足了。自打他从学校毕业以后,这是唯一一件使他开心的事情,为了犒劳自己,他花了三十多块钱吃了一顿饭。

由于这份工作得来的不容易,陆明达分外珍惜这份工作,他在公司表现得非常卖力,也非常出色。没过多久他就被总经理相中,破格提升为领班,随之,工资也涨了好几百。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