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海明

 
 
 

日志

 
 

长篇小说《浪迹天涯》第一章(原创)  

2012-01-21 04:16:13|  分类: 《浪迹天涯》长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浪迹天涯

我们每个人都曾对理想信誓旦旦地许过诺言。然而,当我们在一步步地接近生活的本真,我们的理想早已被偷偷戒掉。人需要为自己而活,还是为社会,还是为了我们身边的某一个人,某一件事?那些出于爱或是出于责任,我们所被迫接受,或者被做的,统统被我们理解为生活。我们常常诅咒我们“不幸”的生活,即便是,要为自己的优柔寡断和懒惰找出一千种牵强附会的理由。没有人愿意被生活,可悲的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地在接受着这些被迫。

陆遥又匆匆来到了古井边,这算是他的又一次辞行。在这个村子里,惟一一个能与他推心置腹的朋友,或者说是敌人,就是那口古井。除了那口古井,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想法”?对于龙井村的村民来说,这个词确实够有想法,也足够新鲜。几百年来,古井村的村民都是这样生活过来的。如今,国家政策慢慢转良,近几年的年景也说得过去,有点能耐的人也借着街边的优势捯饬起了一点小生意,他们已经衣食无忧了,他们整日地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精打细算地过着小日子,却从来没想过要有什么狗屁“想法”,他们也确实没那么多闲工夫去顾虑什么“想法”。“想法”能换来钱花还是能换来面吃?况且他们也既不缺钱花也不缺面吃。比起二三十年前的日子,他们又有什么好奢求的呢?话说回来,自打老一辈人那里就传下了古井村的一个诅咒:古井村不出人才。那些本本分分的农民们,谁愿意挣脱缰绳去撞个头破血流?何必呢?他们情愿相信老一辈人是对的,老一辈人掌握着他们所需的一切知识。而且他们尚未对他们的温柔乡产生腻歪。路遥仗着他读了几本洋书就开始不安分,非但挑战老一辈的权威,还说要离开龙井村,不混个人模狗样的就不回来吃这口井的水。从这个角度而言,路遥之所以要跟古井道个别,也是在向古井示威。

陆遥虽然没读过几天书,好歹熬到了初中毕业,家里就不再愿意给他出钱上学了,毕竟一年的学费要耗掉多少袋的麦子!即便是高中毕了业也未必有多大用处,不如多赚几年钱来得实惠。要知道,路遥的母亲尤其擅长精打细算。尽管如此,他还是养成了看小说的习惯。他最喜欢的一本书是《骆驼祥子》。再就是外国的《玩偶之家》了,由于这本书是外国书,里面的语言他怎么读怎么觉得拗口,他便不常读这本书。因为家里的底子薄,经不起他的瞎折腾,他不得不完完全全地靠自己的这双手和祥子的积少成多的精神来奋斗。路遥很喜欢祥子,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崇拜(当然,不包括他的堕落)。不管怎样,祥子敢想敢干,他是那种处境和路遥相去无几却又少有的有抱负的人物。每当自己想要退缩的时候,他就会这样想:看人家祥子。

这个家反正是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陆遥还年轻啊!他不能把他的青春葬送在这温柔乡里了。他已经走错了第一步,他绝对不允许自己沿着错误的方向继续走下去。他后悔当初对父母的妥协,后悔娶了李凡,后悔产生了那个罪恶的想法。李凡有李凡的路要走,陆遥有陆遥的路要走。陆遥习惯性地走到那口古井边,远远地望见那口古井黑砖砌成的井口,每一块砖被多少桶冷水浇过,才洗磨得如此光滑浑圆,就像小孩的屁股一样。陆遥笑了笑,冷水来就来吧!如今任何人的冷水都无法改变他的决定了。自打他跟母亲说了要离开龙井村的这个想法之后,三桶五桶的冷水就接二连三地朝他泼来。他简直成了龙井村的罪人。好在陆遥并不在意这些,他心里清楚错不在他。

今天,陆遥并没有勇气面对这口井。从前他从没把这口井放在眼里,甚至故意在这口井面前表现得趾高气昂。如今,他败给了这口井,他在这口井身上丢了尊严。曾经,他在这口井面前立誓一定要走出龙井村,不然就不回来喝这口井的水。并且他还往这口井里重重地吐了一口吐沫以示心意已决。回想当时的那口吐沫吐得多么痛快啊!多么酣畅淋漓!把他对这口井的所有鄙视都吐了出来。可如今,他流泪了!他失声痛哭了!不知是为这口井而哭,还是为他自己。此时的陆遥如此可怜,他跪在井沿上把手伸进井里,捧起一捧水,那水泛着咯咯的响声,好像在嘲笑他。尽管这口井的水很甜,可是他不情愿饮下这捧水,对他而言,他手里捧的不是一捧水,倒是他的耻辱,难道要他把这些耻辱都一饮而尽?他望着这捧水,上面映着他的那张哭丧脸。陆遥就是陆遥,他的脸并没有跟龙井村其他人的脸有什么区别。别人走不出龙井村,他陆遥也没这能耐,这就是定数,是他一直不肯接受的定数。还是认输吧!陆遥累了!他捧起那捧水往嘴边送去。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咳嗽,吓得他手一抖水全又撒回了井里。那是四叔的声音,四十年的烟龄使得四叔落下了这么一个老病根,可是四叔始终不肯戒烟。

“怎不回家喝去?”

“呃……哦,刚好路过,渴了,就顺手……”陆遥此时是感激四叔的,四叔的到来为他挽回了尊严。

“回家吧!”四叔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接上了。其实,看到他眼角的泪痕,四叔就全明白了。只是碍于男人的尊严,四叔没有揭穿他。这可怜的孩子!四叔不能给他什么安慰,只能装作不知道,这也是对他最好的安慰。自打他妈给他张罗这门亲事开始,他就有着百般的不满。可是四叔虽然是四叔,不是自己亲生的,毕竟也是个外人,清官难断家务事,管不了,也不好管,管好了没什么好处,管不好还落下埋怨。

“四叔!听说吃这口井水长大的人这辈子不可能离开龙井村?”

“嗯。”

“您信这个吗?”

“不信!——孩子啊!你四叔活了大半辈子,谁也不信,就信自己。”

“您以前也想过要离开这穷窝窝吗?”

“想过,谁不想往好里过?”

“那您……”

“我走了,你奶奶吃什么?那时候你五叔刚记事,你六叔刚会走,单凭你爸和你二伯的公分哪够养活这个家?”这句话远非像四叔说得那么轻松,只是时至今日,能够给孩子说出这句话,四叔的心里究竟是舒坦了许多。毕竟他的孩子一个在外边工作,一个在读高中,当年四叔没能做成的,如今都寄托在孩子身上了,孩子们争气,他也就没什么放不下的了。“孩子啊!有机会还是到外边闯荡闯荡,别管挣多少钱,多看看总没坏处。唉——”虽然四叔舍不得孩子在外边,可是他知道,留不住,也不能留。他张开嘴似乎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就挑起那担水健步如飞地走开了。

跟四叔如此一番谈话倒使陆遥轻松了许多。去你的古井!去你的龙井村!去你的李凡!他又重重地网那口井里吐了一口吐沫。我陆遥偏不信你龙井村这邪!你等着我用整车的金子把你这口老井给填满!

回到家里,陆遥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收拾行李。刚好李凡姐姐的小孩病了,李凡去她姐姐那里了。李凡不在家正好解决了他的尴尬,他正愁着没法跟李凡说这事。李凡也是个明事理的人,跟他解释倒也不犯难,只是陆遥觉得亏欠李凡的,新婚燕尔地不跟媳妇儿腻在一起,还要出远门,即使人家不笑话李凡也要笑话自己那方面有问题。陆遥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但是他得在乎李凡。毕竟李凡是他的结发妻子,嫁到他这里来从没给他出过什么难题,什么事都顺着他。他想在他走之前先要给家里留一封信,当然也要给李凡留一封。如果当面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且父母也肯定不会答应,他只好先斩后奏了。跟父母写这种信也不犯难,陆陆续续地也写过了好几次,如今已有了充足的经验,写起来能够得心应手了。当然,给父母带来不小的打击和不小的伤害这是难免的。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李凡说。把人家娶进陆家就把人一晾自己偷偷溜掉了,这总归不是说法。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也只好硬着头皮写这封信了。他在信里写道:

“李凡,对不起。我走了,千错万错是我不该娶你。你是个好人,我不忍心负你,可是我不甘心就这么一辈子。如果遇到合适的你就再嫁吧。要好好照顾自己。混不出个人样来我就永远不回龙井村。”此外,还附了一张离婚协议书。房子和其他所有的家产都归李凡所有,协议书是陆遥已经签过字的,就差李凡签字的地方空着。虽然,只有这短短的几行字,陆遥却歪歪扭扭地写了好半天。陆遥怎么写这封信都不得劲儿,就像是在犯下什么滔天大罪。

信写好了,放在李凡容易看到的地方。包括给父母的那封信也是放在一起的,他没有把那封信放到父母那里,父母都是不识字的,这封信还要李凡念给父母听,他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差事,但这事也只有交给李凡,毕竟家丑不外扬,况且这样对李凡也不好。

陆遥提起行李走出了院子,此刻他是轻松快乐的。他在心底跟那口井还有龙井村,还有这个村子与他有关的一切,也包括李凡道了别。走在他熟悉的小道上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上次听四叔家的堂弟说深圳的活儿好找,工资还高,而且堂弟在那儿,兄弟俩也好有个照应。经过这样分析之后,他决定买一张去深圳的火车票。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