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海明

 
 
 

日志

 
 

季节的雪(原创)  

2011-11-30 22:25: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每到冬天,一天比一天期待下雪。其实,如果真的下了雪,倒也不觉得新鲜了。倘若我是南方人,或许我更爱雪;倘若北方的雪不是每个冬天都能如期而至,或许我对雪的怀念也会多些。这是我们的通病。不管怎样,我需要认真对待这雪国的冬天。

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总感觉自己的年龄有着诸多不便,我的哥哥可以尽其所好地在雪地里耗上一天,但是母亲从来不让我碰雪,仿佛这雪就是世间最毒的毒药。尽管如此,也总有那么一两次,在母亲不知道的情况下随着哥哥偷偷溜出去。

那时候我还没有现在的智慧,我的手也还是笨拙的。打雪仗我丢得没有别人准;堆雪人,那白花花的雪几经我的折腾,到最后最多变成一个不规则的球,或许连球都算不上;干脆就抓一把雪塞在嘴里尝尝它是咸的还是甜的,结果只能把自己搞得瑟瑟发抖。而哥哥的手总是那么能干,堆一个雪人根本不在话下,而且他也不这么玩。有志向的人总是有更大的目标。那时的雪还不像现在这么单薄,至少每踩下一脚都看不到鞋子。所以我们有足够多的雪可以尽情地去“浪费”。每次父亲清理完院子里的雪,哥哥就会悄悄扛出一把铁锨来,我们把更多的雪聚集成一座小丘,对于当时的我们而言,这些雪似乎就是我们所有的财富,总之是多多益善。小丘堆得差不多的时候,哥哥还会贪婪地再补上两锨。然后我便知道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了。有时候不用他吩咐我也会帮他取来那把锈蚀的菜刀。其实,每次我都希望自己能是那个主刀的,可是我知道自己做不来,也就一直甘愿“臣服”于他。也许是因为铁锨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实在是太重了,而且除了铁锨之外,那把生锈的菜刀就是我们全部的工具,所以,它在我们眼里一直都很神奇。我甚至可以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把菜刀在哥哥的手中游走一上午。在必要的时候他会头也不回地吩咐:“海明,回家拿两个辣椒过来。”这时我会带着那种中举十多年终于得以重用的感觉去完成任务。也只有那个时候会认为做小兵也有做小兵的乐趣。

哥哥是那种责任心很强的人,而且做事也很仔细。每次他都会先用那把菜刀把雪拍实了;然后,几刀下去切出一个方形的雪块;随之楼梯、洞门就逐一成型;最后,再在洞口的正上方嵌上一颗梧桐树的种子,整座房子便“竣工”了!然后,哥哥会向我介绍这所房子:“这一间是你的,这一间是爸妈的,这一间是我的,这里是楼梯,咱们可以到楼上玩……”如果听得入神倒真有几分家的温暖!

现在,哥哥就要做父亲了。由于他现在久居南方,估计早就忘了雪的模样了。不知他还记不记得自己小时候玩雪的样子。我多么希望能有一年,在他回家的时候恰逢一场鹅毛大雪,可以不去拜访任何亲友,可以不去理会任何应酬、交际,我们可以像孩子一样在那里堆雪房子。如果真这样做了,邻家的孩子们也该笑话我们了!

自从哥哥离开台儿庄之后,我就没再这样玩过雪。而且在我的记忆里,雪也是一年少于一年。甚至,干脆一年里也不曾遇到一场雪。对我而言,缺少雪的季节不叫冬季。如果在冬季里看不到一片雪花,那就是一个孤独的季节。或许生长在南方的孩子们并不会有这种感觉。

时间久了,我身边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我还有个漂在异乡的哥哥,甚至我自己也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习惯了一个人骑自行车去学校,习惯了晚上伴着昏暗的路灯回家。后来,我也学会了保护自己。我知道在雪天里要推着自行车走,好在我的家离学校并不是很远,我也乐得在雪地里行走。

就在我的生活慢慢平静之后,上天又让我邂逅了一场大雪。像往常一样,到了很晚我才离校。这时眼前早已是白茫茫的一片。那股在我心底积压多年的狂劲儿又窜了出来。我只想像袋鼠那样跳着回家。踩在厚厚的雪地上,整个脚掌都是热的。我不知道为什么雪会使我有这种感觉,也不知道雪与我之间究竟有何渊源。可是我对雪就是那么痴迷。那个夜晚,雪卯足了劲儿死命地飞着。我的帽子上早已积了厚厚的一层,似乎他仍然没能尽兴,不时地还从远方掀起一阵风来,直逼得我喘不过气来。狂风一次次地把雪卷起,像是掀起一匹几十丈的白布,又发了狂地把它撕碎。它撒着欢儿地就从我的脖颈钻进来,然后溜到河对岸。我想我能够理解它的这种心情。真想就这样躺在雪里长眠。这个季节的雪已不再沉闷,也不再慢条斯理,我想它是属于我的。

突然间我想起了远方的哥哥,想起了他带我玩雪的日子。或许那个时候他也有着同样的心情。或许就是在那一刻,我才认识了雪。至少从那时起,它已经有了生命。

多年以来,我没再像以前一样等待着一场雪。这几年里也有不下雪的冬季,这点遗憾如今已不能影响到我的生活了。如果说我对雪已经失去了兴致,我想我并没有。至少在下雪的时候我会觉得那是老朋友来看我了。这些年我也安静了许多。即便是雪天我也不会冲出房间。但是我一直都知道,雪很美。有时候躲在屋子里,我会静静地往窗外望去,看着每一片雪花落下来,落在一棵油松上,落在自行车把上,或者落在对面的山顶上,就这样看着它落下来。有时候一连几个小时就这样看着,却不会觉得苦闷。或许在雪的身上是有一些东西需要我们以这样的姿态去欣赏吧!

我不再像个孩子泡在雪地里,可是我依然那么爱它。

我在想,如此细微的一件物品,构成单一,结构简单,为什么它对我有着这般大的吸引力?还是我本就是一个无聊的人?小时候盼望着下雪是因为一种新鲜感,而且,雪也有着许多种玩法,它确实不失为一种很好的玩物。之后,我喜欢雪的那股子狂劲儿,喜欢它的随意而为,喜欢它的任性。如今,这些对我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了,但是我对雪的钟爱却丝毫未减。我喜欢雪,喜欢看雪飘落。它们从同一个起点出发,不管沿途有怎样的经历,最终都是慢慢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在这个过程中,它们的经历或有不同,或坎坷,或平淡,它们就这样一路走来,没有一片雪花会想着退缩,也没有一片雪花在途中选择放弃。不管结果怎样,它们都按照自己的选择坚强地走下去。这或许就是雪的过人之处吧!此刻,我对雪怀有的不是喜爱,至少不是怜爱,更多的是敬畏吧!

我不知道我的那个尚未出世的小侄子(小侄女)能有几次机会见到雪,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像我一样地对雪这么痴迷。我会带着他去看雪,去看看他的父亲曾经堆雪房子的地方,也会告诉哥哥不要限制孩子们去玩雪。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